世界上最安全的迷幻物:試吃荷蘭食物致幻蘑菇——探索大師梵高的精神世界

 二維碼 78
發表時間:2019-10-26 15:50作者:曼唐趣品來源:曼唐趣品網址:http://www.jenghl.co
 阿姆斯特丹中央火車站

如果你對于西方世界的文化和版圖有了解,并且愿意去接觸有關性少數等比較開放的話題,相信你一定了解荷蘭和它的文化意味。

荷蘭,曾在很短一段時間內是世界霸主,這里的商人依靠著公平守信的貿易原則吸引著世界的資金,而這些資金反過來被用于支付給雇傭兵和海盜,幫助這個西歐小國在資本主義的原罪殖民時代擴張版圖。

而當歷史的大潮退去,那段風起云涌的歷史留給荷蘭的可不只是證券交易所舊址和老港口——這個國家因為各種文明的碰撞和交流,成為了這個星球上最包容的地方。很多在別的文化里被視為大逆不道的事物在這里是被視為合法的,包括紅燈區,包括(非異性戀的)種種戀愛關系,也包括一些(被荷蘭人認為危害不大的)致幻藥品。

 'pride'這個單詞基本成了性少數的標志

原以為西歐對于性少數均持開放態度,但其實那些“擁有榮耀的歷史和傳統”的國家和城市骨子里可能對此并不感冒:在格拉斯哥沒有看見彩虹旗飄揚,在倫敦我只在唐人街看見過GAY BAR。而在“光榮的”巴黎和羅馬,關于性少數的討論則更加不是日常話題,也許人們僅會在某些特定日子才會站出來表示支持(或者表示反對)。要知道,傳統基督教認為上帝并不喜歡同性戀。因此在我的理解看來,這些西歐大城對于這些“離經叛道”想法的支持,很大程度上是出于自由選擇的西方文化和今天的“政治正確”壓力。更何況,當今世界眼看著要對這種白左思潮進行反撲,少數派到底還能繼續走寬自己的路嗎?至少我是不知道的,而且也不是這篇文章所要討論的內容。

不過,可以知道的是,阿姆斯特丹——荷蘭首都、赫赫有名的商貿大港和金融交易發源地——在它的同儕中是那么地不同。當倫敦人忙碌得無暇關心那些“逆流”時,阿姆斯特丹的市民和游客無時無刻不在為他們搖旗吶喊。在這里,同性在街頭親吻并沒有錯,而你門店外居然不掛著彩虹旗才是彌天大錯!

 '歡慶愛情!'——來自谷歌翻譯
 不論文字,海報很直白

鋪墊了這么多,其實你可以理解為這是在為我下面的內容內容洗白。

對于阿姆斯特丹,我和同行的伙伴早已慕名已久,而且因為這里合法出售的某一項商品,我們之間更戲稱阿姆斯特丹為“麻省”。在滿城的“中草藥”味兒熏陶之下,人們必然會對這里的種種誘惑浮想聯翩:“也許我該晚上到運河邊看看那些住在窗子里的人?”“也許我該抓一劑‘中草藥’吃吃?”當然了,在我們所處的語境下談論這些問題是不合法的,但是今天我們僅僅討論在麻省的見聞,對外國友人們提供的這些選擇,我們不對他們道德評價。

所以,我在眾多“誘惑”中選了一個最“無害”而合理合法的選項——迷幻蘑菇。必須說明的是,我在對自己的身體條件做了一定的評估、并且做了充分的資料收集之后才做出這樣一個在荷蘭合法而普通的獵奇選擇。任何在荷蘭國境之外嘗試和售賣這種蘑菇的行為都是違法的,請大家只在合法的地方做合法的事。

 在荷蘭賣蘑菇的店叫smartshop

簡單地科普一下,我們今天討論的“迷幻蘑菇”學名應該叫裸蓋菇,是一種源于墨西哥的、帶有“神經致幻作用的神經毒素”的植物。一開始他們把迷幻蘑菇用于宗教活動,相信服用之后的效果能讓他們更接近他們宗教的“神”(今天西方的嬉皮士貌似還在這樣做)。后來裸蓋菇被帶到了西方社會,青年們把它用作消遣用途(這正是我?)。

在這個背景下,出現了一個“迷幻音樂”流派,至于這個名稱是形容他們的音樂“很迷幻”還是這群音樂人在各種致幻品刺激下寫出了這一流派音樂,大家可以細細品味(對這個問題我心中有答案,后面可以細說)。

在這群人中,在中國不出名、但被西方的小伙伴們奉若神明的有一位來自牙買加的“雷鬼教父”,叫鮑勃馬利,大家可以搜一下他的雷鬼音樂聽聽,有沒有那種“上頭”的迷幻感?

荷蘭迷幻蘑菇22.jpg

根據之前google的信息,我拉著朋友去找帖子里描述的那家smartshop(用“拉著”是比較合適的描述,因為朋友對于這類體驗并不感冒)。阿姆斯特丹市中心一帶有一片這樣的小巷子,倒不是為了“尋歡”(這區應該在運河邊),而是為了滿足游客們獵奇的體驗。小小的一家店面找得也挺麻煩,后來想想其實也挺諷刺,聽起來很“瀟灑”的體驗行為,實際上是那么謹慎:在遍地“smartshop”和“咖啡廳”的世界開放之都,兩個書呆子竟然要端著地圖刻意地找到某一家店!

到了那家店之后,進去一看:好一派糜爛的嬉皮士之氣撲面而來。有一排架子上擺著來自東亞、南亞各國的裝飾品:佛頭、串珠、檀香、水晶……一切他們印象中的“東方神秘”之物都陳列在一邊、宣示著他們的身份。當然,店面其實還是很大的,店的另一端是一片休息區,里面坐著一對情侶在聊天。后來想想,那一片區域應該是如別的攻略所說,讓那些吃了蘑菇的客人在店里休息、體驗——至于那對情侶究竟是清醒著在交流,抑或其實他們已經踩在另一個星球上,就不得而知了。

進店的時候早上11點都不到,對這座城市的生物鐘來說肯定是一個“清晨”的狀態。兩個戴著眼鏡、背著雙肩背包的留學生走進柜臺。看店的白人姑娘才開始將一袋袋、一盒盒的各式“商品”整理排列呢,抬頭就看見這兩個格格不入的人。

“呃,你好,請問這里有那種……蘑菇(mushroom)賣吧?”

“噢,迷幻菇是吧(truffle),有啊。”

“嗯,好。”

“你是第一次嘗這種……玩意嗎?”

“呃,是的。”

“那你可以嘗嘗這種。”接著拿出一個藍色標簽的盒子給我。

“嗯……那請問有哪幾種呢?”

“有四個級別的刺激,這款是第二輕的那一款。”

“我第一次玩,不應該……試試最,最輕那款?”

姑娘打量了我一眼,說“那款沒勁兒的(it's just nothing),要這款吧。”

想起論壇里大家描述的去韓國澡堂的經歷:那些個五十好幾的大媽就這樣替小伙汁搓背,大家還在扭扭捏捏的時候大媽已經猛擊他們的屁股:“哎,背面搓完嘞,轉一面兒吧!”

那一刻,站在幾千里外的阿姆斯特丹,面前是二十幾歲的白人(嬉皮士)姑娘,我竟然有同樣的羞恥感。

就這樣,我花了13歐買了一盒“次低配”的迷幻菇。臨走前還問了吃蘑菇的注意事項,基本上和網上了解的差不多:吃了的效果可能會有三四小時,吃了之后別亂跑,最好有人陪同,吃之前別吃東西(那一刻我腦海中已經有一個畫面:吃了漢堡的我服用迷幻菇,幾個小時之后在浴室的一灘嘔吐物中醒來)。

但是這位姑娘貌似漏了比較重要的一點:那就是這菇子其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快起效。由此引發的故事稍后再說吧。

荷蘭迷幻蘑菇8.jpg荷蘭迷幻蘑菇9.jpg

 Atlantis意為大西洋,吃了后上天下海?

就這樣,揣著這盒東西逛了一天阿姆斯特丹。期間還和朋友發微信打屁,讓他們眾籌我蘑菇費,我再發體驗給他們看(這篇貌似就是?)。一天時間里心里還是挺期待的,因為網絡上大家描述得還是挺邪乎的,什么面對面的人都會變成獅子、看個電視都成裸眼3D、眼前的風景會成為萬花筒不斷變化……事實證明,其中的體驗并不完全能在我身上應驗。

期間逛了梵高美術館,好不容易熬到了晚上,就算肚子餓也沒敢點,只能外賣回酒店。

晚上大概九點多,終于和朋友回到酒店,心里計算著蘑菇發作時間,然后終于在洗澡之前拆開了盒子里的密封包裝,將蘑菇倒了出來:

荷蘭迷幻蘑菇10.jpg

由于要密封包藏,盒子里的蘑菇成這樣了

因為始終對“第一次”懷有執念,所以并沒有敢把全部蘑菇吃掉,只敢挑比較大的一半放進嘴里。這蘑菇的感覺……由于工業制作的原因,口感已經像比較硬的豆子,嚼碎之后吞進喉嚨有點苦澀的感覺,裝了一杯水像藥一樣喝了進去。

心里想著:接下來的事情交給時間好了吧?然后去洗澡,心里還一邊想著如果在浴室就開始了迷幻作用該怎么辦呢?但事實證明還是太幼稚了……

洗完澡接下來的一個半小時里,我一直躺在床上玩手機,不時想象自己有沒有進入“狀態”——此刻有沒有看見大西洋的波浪?看看那個墻角沒有開始變形?手機上的字是不是開始跳舞了?點開油管視頻是不是置身其中了?

但是事實是——并沒有。

一個吃了致幻植物的人,精心準備了空腹、早早就洗好了澡等待神跡在他身上應驗,到頭來竟然靜靜地躺在異國性冷淡風的酒店里,兩眼盯著電視想感受迷幻效果。那臺電視唯一講中文的頻道是央視4套,當時在播天氣預報,我們倆還看了十幾分鐘——我尼瑪,好不容易來到麻省,花了13歐買的蘑菇,我竟然要在天氣預報里尋找迷幻?這一幕簡直太有鏡頭感了吧?

我還是不服氣的,于是一口氣吞了剩下的半盒蘑菇……

 我尼瑪,買到假蘑菇了?

后來實在頂不順了,打算穿起褲子到戶外走走,順便買一瓶可樂回房間喝——大量的糖分是解除迷幻效果的解藥。

沒想到就在我想躲避這感覺的時候,迷幻的效果才慢慢找到了我。

那晚住的酒店應該說是坐落在郊區,附近就只有一個小廣場,里面有幾家超市和飯店。但是歐洲郊區夜里一般不會十分熱鬧,一是因為安全考量,另一個是因為夜生活一般集中在市區。為了尋找最后的致幻機會,當時也沒想太多了,直接穿著松松的白T恤、拖著拖鞋出去了。后來想想,不理性地思考問題,這其實就是化學物質開始發揮效果的征兆吧?

說實話當時已經感受到這顆“毒物”的效果了,整個人像小病一樣有氣無力的、頭重腳輕,只是我當時理解為這是“大病初愈”的溫存,而不是致幻物開始作用的號角。出去轉一圈下來,倒是發現天橋底下的燈變得鮮艷了許多,一個人在郊外深夜里雖然有點害怕,但忍不住掏出手機拍了一頓。這些照片在藥物解除效果之后,當然是變得沒那么吸引了——

 這始終可以喚起我那段奇怪的回憶

整個人“病懨懨”地回到酒店大堂,想走到酒店旁邊荒地停車場看看那邊的情況是怎樣的,于是繼續拖著腳步看。沒想到這時候一對白人夫婦好好地停好車下車,毫無征兆地碰到了這個衣衫不算整齊的黃皮膚年輕人,沒頭沒腦地徑直跟在人家后面。快步偷瞄了我好幾眼之后,白人大叔終于忍不住了,停下腳步瞪了我一會。我心里倒是滿不在乎地想:明天我就飛離荷蘭了,今晚在這相遇你瞪我一眼,也算是我們之間的緣分好了。

哎哎,別瞅了!再瞅我就……就走了還不行么?

最后,回到酒店大堂的吧臺,點了一玻璃瓶可樂,靜靜地坐在那里和這迷幻感“道別”。空空的吧臺就一個黃種人男生穿著睡衣坐在那里,即使是周圍哈草、喝酒、泡妞的青年們似乎也感覺到了這個人的奇怪,不時也往這邊瞥來。對啊,在這個充滿激情的城市里、在這么曖昧的子夜、在這么一所酒店里,如果不是傻子,誰還會自己一個坐著呢?

就當我希望清醒地觀察自己的時候,當我還以為別人是嗨大了的混混的時候,別人也早看出了我的不妥——

子欲避之,反促遇之。

如果我會寫日記,那一晚的日記本上應該要寫下這一句吧?

 有插畫師這樣浪漫地描述接下來的……

接受了大伙兒對我的眼神洗禮之后,我還是提著可樂回到了房間,換好鞋子躺好、猛灌一口可樂,蓋上被子等待大腦待機。

哪曾想到大腦其實不是機器,可樂也不是能讓它馬上關機的靈藥。躺了幾分鐘,半睡半醒迷迷糊糊之際,漆黑之中竟然出現了彩色的光斑,而且轉動得越來越快、越來越頻密。在這種感受來得最強烈的那刻,眼前仿佛出現了一道光——或者說是一道門,當我眼睛打開的一剎那,仿佛間好像被邀請進了另一個世界。

當我再借著微弱的光觀察所在的房間時,竟然發現到處都是浮動的彩色光波:

 這反應叫做LSD,有“醒來”的人這樣畫

應該說,接下來的兩個小時是蘑菇藥發的高峰期,躺在床上腦子很活躍、也很混亂。后來回想,大概有那么幾件事在我腦海里同時在跳舞,而且平時習慣了交誼舞舞步的大腦,此刻似乎在蹦迪。想睡卻也睡不著,不如給大家理一理這高潮期發生了什么:

 迷幻到最后馬上抓起手機記錄了我想到的

因為大腦此時出于十分活躍的狀態,所以整個狀態就像盜夢空間描述的,在這個世界中我想了很多、感受了很多,但是在時鐘上可能只留下了半小時的痕跡。雖然當時的我感覺自己像坐了一趟不能離開的“長途班機”一樣經歷了七八個小時,但是打開手機一看,從12點半到兩點半,不過才過了兩小時……看過星際穿越的朋友可能還記得這一幕:馬修·麥康納掉進了一個四維空間,在那里他可以隨意翻閱記憶。而在迷幻狀態之下的我也有很強烈的感受。我們的大腦容量其實驚人,只不過大多都藏在了潛意識,不隨便會被調度。但或者由于蘑菇的刺激,短期內很多我記不起來的記憶都被喚醒了。由于當時正處于留學一年的最后,準備回國了,所以一整年的很多記憶、心酸都在此刻喚起。倘若我是一個容易流淚的人,這一刻想必已經泣不成聲了吧?在網上看別人的體驗最深的一點是:進食了裸蓋菇之后,呈現出來的情緒其實是你最近情緒的集中。當時的歐洲之行一個重要的內容就是逛博物館,從雅典衛城、佛羅倫薩烏菲茲博物館到巴黎羅浮宮、阿姆斯特丹的梵高美術館,一路上看過的博物館藝術館已經數不過來。所以當我慢慢地“熟悉”這個迷幻世界之后,我卻開始思考“玄學”(或者說宗教吧,這是裸蓋菇最開始的用途):我是否身處在一個禁閉島?或者其實我是楚門的世界里的演員?或其實我是上帝放在展覽廳的一件展品?看著窗外透進來的那束燈光,這種關于“我命運里的角色”的思考愈發激烈,而那一束光不斷地讓我相信我身處的地方其實是藝術品專屬的一個柜臺,我一邊在原來的世界里生活,這邊的世界一直都有觀眾在關注。也許,屎殼郎吃蘑菇這一段劇情,是電視臺安排的春節特備節目?而我正在敲的這段文章,在電視臺應該禁播了吧?因為他居然夠膽開始思考了!

 腦袋深處的記憶就這樣在我眼前同時展示

關于蘑菇在我身上的效果,集中體現的就是這么幾個效果。在蘑菇效果離開之前,我特意抓起了手機和耳機,躲進了洗手間。

原因其實我也搞不清了,或者這是我潛意識里很深的一段,我認為我必須這樣做。我打開了有關女朋友照片的那個文件夾:出國一年以來,女朋友雖然是承受了很多,但是也愿意發自己的照片給我看。一年下來,我想念他的時候就會打開這個文件夾看看,想想她在做什么。而在這一刻,我想我應該特別打開這些照片,無論是出于對這個女孩的感謝,抑或是思念。

一邊看著,網易云推了這樣一首迷幻音樂給我:The Flower Pot Men 的Journey's End。

回國前在機場無意中再打開當晚聽過的音樂,才明白什么叫念念不忘,必有回響。的確是這首歌找到了我——

When you reach your journey's end.Another journey starts.

 阿姆斯特丹——z也許是一個大彩蛋?

最后和大家分享幾點從這次體驗中頓悟到的一些事情吧:

不難理解為什么裸蓋菇一開始是為宗教服務。從有神論角度看,這種蘑菇能夠讓信徒更接近他們的“神”;但是從無神論的角度解釋應該更浪漫:“神”其實活在我們的身體里,如果你真的能感悟到它的話;看過了LSD現象再去理解阿姆斯特丹街頭飄揚的彩虹旗,發現了有什么可愛之處了么?大家可能從不能從宣傳中了解到這道彩虹色背后的另一層含義,也許……這是嬉皮士們在這里埋下的一個最大彩蛋呢?在致幻世界里,即使是很久前看過聽過的藝術作品(歌曲、畫、電影、展品)此刻竟然如此熟悉而且活躍。假設別人吃了致幻物之后的感受也是同樣的,所以是不是可以理解為很多藝術家的作品其實是在描繪發生在他們身上的“另一個世界”?至少,從那幾部電影里面,我們能找到某幾個“嫌疑”很大電影人。

最后點題吧。

當我在洗手間時,我還干了一件事,照鏡子。由于致幻成分導致的“無我”(或者叫“觀我”)的狀態,我觀察鏡子里的自己的確很像是籠子里的動物,或者是柜子里的展品。而在LSD現象之下,我的臉成了什么樣的呢:

從這張大色塊、鮮艷碰撞的圖中,有沒有讓你想起下面這位藝術家的作品呢——

 梵高自畫像

我們并不能照此推斷梵高服用了致幻藥物,但是作為一個欣賞他作品的游客,那一晚在阿姆斯特丹,我是否在某一刻共享了梵高——不幸而且潦倒的畫家(和精神病人)——的精神世界呢?

那真是何其不幸,又或者說是三生有幸了。


會員登錄
登錄
其他帳號登錄:
我的資料
我的收藏
購物車
0
留言
回到頂部
捕鱼达人下载免费版 湖北十一选五走势图top10遗漏 微信红包可以赚钱吗 3d组选389前后 梦幻西游手游赚钱的辅助技能 14场胜负彩比分直播 网络棋牌频道直播源 加拿大pc蛋蛋开奖预测 35选7走势图带连线图 财务部门不赚钱 添加微信号赚钱 全民千炮捕鱼手机版下载 百易街机金蟾捕鱼弹头 王者荣耀他怎么赚钱 适合学生党赚钱的方法有哪些 3d开机号